*ST皇台终渐回血,就此“起死回生”还是“回光返照”?

  原标题:*ST皇台(维权)终渐回血,就此“起死回生”还是“回光返照”?

  来源:每日财报评论

  10月15日,甘肃皇台酒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 *ST皇台 ”)发布的《2020 年前三季度业绩预告》显示,今年前三季度,预计实现归母净利润为400万至550万元,与上年同期亏损1394.73万元,实现扭亏为盈。

  经过一年半的调查,*ST皇台虚增库存一案也终于查明。这些消息对于沉寂已久的*ST皇台来说显得弥足珍贵。作为曾经风光无限的“西北茅台”,*ST皇台近年来一直被虚增库存案、内讧、管理不稳等问题缠身。

  《每日财报》注意到,*ST皇台为了自救,搞过重组,种过番茄,还计划过跨界游戏行业、教育产业,各种“花式自救”轮番上阵。作为我国西北地区曾经最大的白酒制造商,刚刚扭亏为盈的*ST皇台在股票市场上的“续命之旅”能否迎来转机呢?

  三季度净利同比下滑,虚增库存案审理终结

  尽管*ST皇台前三季度实现盈利,但单从第三季度业绩来看,*ST皇台净利呈下降趋势。据公告显示,*ST皇台第三季度预计实现归母净利润为100万元至150万元,较之上年同期239.35万元,同比下降58.22%-37.33%。

  对于业绩变动,*ST皇台表示,受新冠疫情影响一季度销售几乎停滞,二季度、三季度公司生产和经营受新冠疫情影响减弱,市场明显回暖。

  随着消费者对公司产品的逐渐认可,公司新产品也在二季度上市,招商工作也在稳步推进。据公开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ST皇台实现营收3934.23万元,同比提升135.35%;归母净利润为301.85万元,同比提升118.47%;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765.37万元,同比提升36.41%。

  同时在近期,*ST皇台发布公告对2020年9月30日收到中国证监会甘肃监管局《行政处罚决定书》一事进行披露。这意味着于2019年4月12日进行公司涉嫌信披违规立案调查一事有了最终结果。

  公告显示,*ST皇台2016年年报虚假记载库存商品之事已经了解,因时任董事长卢某某职务侵占行为导致公司账面余额虚增,该事项现已查明,甘肃证监局决定对*ST皇台给予警告,并处以30万元罚款。

  同时对时任*ST皇台董事长胡振平、时任*ST皇台董事兼总经理付耶成、时任*ST皇台财务总监何维角等在内的14人给予警告并处以相应3-5万元罚款。随着虚增库存一案宣告审理终结,*ST皇台重新按下恢复上市的启动键。

  据*ST皇台日前发布公告显示,深交所已正式受理了*ST皇台股票恢复上市的申请,是否同意*ST皇台股票恢复上市的决定结果,仍需进一步观察。

  从第三季度单季度业绩来看,*ST皇台的净利润再次出现下滑,即使后续能成功恢复上市,*ST皇台未来的日子恐怕也并不好过。

  四次易主终掉队“披星戴帽”成常态

  据《每日财报》了解,*ST皇台成立于1985年,前身是武威酒厂。上世纪90年代,*ST皇台的产销规模在西北地区酒企中遥遥领先。

  作为甘肃武威的第一家上市公司,*ST皇台曾享有“南有茅台,北有皇台”的美誉。2000年8月,公司股票登陆A股市场,比 贵州茅台 还早一年上市。

  登陆资本市场后,*ST皇台的业绩表现却与贵州茅台截然不同,近20年里有半数年份亏损。2002-2003年、2007-2008年、2013-2014年三度因连亏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2018年1月30日,*ST皇台发布公告称,财务部对库存商品进行盘点,发现库存成品酒出现严重库亏,涉及金额约0.67亿元。按当时*ST皇台产品价格估算,相当于约有100万瓶库存酒“不翼而飞”,*ST皇台因此被冠上“ 獐子岛(维权) 第二”称号。

  公司业绩在2016年至2018年净利润连续为负,第四次因连亏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触发交易所暂停上市条款,自2019年5月13日起暂停上市,是A股第一支被暂停上市的白酒股。

  《每日财报》发现,究其主因是内部不断争斗,控制权频繁易主。

  2003年,趁皇台集团改制之际,北京皇台将持有的29.00%股份,转让给北京鼎泰亨通有限公司(下称:鼎泰亨通)。

  此后,北京皇台又陆续拍卖法人股,因而让鼎泰亨通顺利成为公司控股股东。

  2010年,鼎泰亨通以2.21亿元金额将所持19.6%股权转让给上海厚丰,后者控股公司。2015年,新疆润信通以1亿元价格获得上海厚丰100%股权,间接控股公司。

  2019年4月,公司控制股权再次易主,甘肃民营企业盛达集团入主*ST皇台。四次易主,与四次“披星戴帽”可谓“相得益彰”。在易主内耗期间,*ST皇台在本来应该强势的甘肃市场上被后起之秀纷纷超越,同时也在白酒上市公司队伍中逐步掉队。“南有茅台、北有皇台”之说终成历史。

  “慌不择路”花式自救,负债高企库存大增

  在业绩低迷、经营不利之下,*ST皇台颇有些“慌不择路”,在这样的大背景之下,为谋求业绩扭亏为盈,皇台推出了种种举措,进行了花式自救。

  2014年,公司曾计划与浏阳河酒重组,因为自身官司诉讼不断、浏阳河酒资金链出现问题未能成行。2015年,*ST皇台曾投入23亿元谋求进军番茄产业领域。其2016年财报显示,番茄产品收入占比公司主营收入接近60%,毛利率降至1.74%。

  即使如此,也未能将*ST皇台脱离亏损的泥沼。2017年3月,新疆润信通控股公司后,转战游戏行业,并计划和游戏类飞流九天实施重组,最终失利。

  同年,“不务正业”*ST皇台再次将转型的目光投向了教育产业,其尝试获得深圳中幼教育控股权,涉足幼儿园课程开发与运营,本次重组推进时间已近三年,仍没有签署正式协议。同时*ST皇台的控股股东甘肃盛达集团通过关联采购、资产注入、借款等手段,不断帮助公司达成重返A股的梦想。

  在新的管理团队带领下,*ST皇台的发展也渐渐步入上升通道。2019年,公司实现营收0.99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288.67%;实现归属净利0.68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71.44%。

  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收0.39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35.35%;实现归属净利0.03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18.47%。但值得注意的是,在2020年上半年,其所有者权益才6524.36万元,但负债总额达3.63亿元,其中流动负债就高达2.9亿元,库存也了大涨80%。

  *ST皇台暂停上市已长达17个月,伴随白酒市场复苏,*ST皇台此次恢复上市的可能性较大,但未来仍将是烫手山芋,想整体盘活并不容易。*ST皇台的命运将发生什么样的转折呢?《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

免责声明:自媒体综合提供的内容均源自自媒体,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并获许可。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新浪立场。若内容涉及投资建议,仅供参考勿作为投资依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