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C宣布澄清反垄断规则 反科技垄断第一步

  文|刘硕

FCC宣布澄清反垄断规则 反科技垄断第一步

  美国东部时间10月17日,就在民主党国会工作人员发布报告,建议对反垄断法和执法行为进行改革不久后,FCC(联邦通信委员会)主席Ajit Pai表示,他将制定规则,以“澄清”科技公司法律责任保护条款230的范围。这被看作是监管部门针对于科技公司反垄断措施的第一步。

  230条款成科技平台避风港

  Ajit Pai表示,他计划继续制定规则,“澄清”230条款的范围。230条款是脸书谷歌推特等科技公司的重要法律保护,也是目前争议较多的社交平台是否有权利“摆弄”消息或新闻的避风港。1996年《通信规范法》第230条规定:“任何交互式计算机服务的提供者或用户都不应被视为其他信息内容提供者所提供的任何信息的发布者或发言人。”

  第230条保护了科技平台不因其用户的帖子而被追究责任。重点是,它还允许科技平台在没有影响的情况下“善意地”调整内容。这项法律是在上世纪90年代互联网发展初期通过的,是《通信规范法》(Communications Decency Act)的一部分,但随着科技公司的规模和影响力不断扩大,各个政治阶层的立法者都呼吁对其进行修订。

  很显然,两党对反垄断制定方法侧重不一,但既然下了决心要求整治,那这次“澄清”行为可能只是一小步。民主党希望保留允许平台删除有害和骚扰内容的这周保护措施。但共和党人希望限制这些保护措施的范围,根除所谓的反保守偏见。

  这种修订起源于推特某次在特朗普总统的推文上添加了“事实核查标签”之后,商务部请求FCC澄清社交平台引用230的含糊之处,指示FCC根据230条款对平台的保护制定新规则。目前尚不清楚FCC将如何寻求澄清230条款,但它几乎肯定会缩小其范围。

  而这种监管的改变,在特朗普近日呼吁取消230条款保护后达到高峰。周三,《纽约邮报》发布了一份报告,指出拜登的儿子介绍了他的父亲、前副总统乔-拜登(Joe Biden)和乌克兰天然气公司Burisma一名高管会面的机会,涉嫌政治利益交换,但社交媒体平台推特和脸书却禁止用户发布该报道的链接。

  特朗普认为,这种行为表示拜登他们正受到大型科技公司的保护,并呼吁立即取消对这些科技巨头的230条款保护。目前互联网服务提供商,包括谷歌、推特、脸书、YouTube等不会牵扯到其平台上发布内容的责任。

  来自科罗拉多州的共和党众议员-巴克(Ken Buck)在推特上发帖称:“推特试图以反保守的偏见干预选举。杰克(推特CEO)表现得像个出版商,这再次证明了需要改革第230条的理由。”

  巴克的观点得到了另一位共和党众议员、俄亥俄州众议员吉姆-乔丹(Jim Jordan)的呼应,他在推特上说,“大型科技公司声称他们对保守派没有偏见,那么他们为什么要压制言论来帮助民主党呢?”

  调查赋予监管部门更多权利

  是否对于科技公司严加监管,美国也尚未完全达成统一。当前联邦检察官芭芭拉-麦奎德(Barbara McQuade)认为 ,“第一修正案禁止政府剥夺私人行动者的言论自由权利。作为总统,作为政府角色,特朗普不能因为信息内容而压制像推特这样的私人实体,因为第一修正案保护了言论自由的权利。”

  纳斯达克分析师Martin Tillier也对这些科技公司到底是否构成反垄断行为提出质疑:反垄断报告中有很多公司因其规模而获得优势的例子,但这是犯罪吗?或者仅仅是因为他们的成功让一些人产生了一种感觉,认为他们一定是在做什么错事或可疑的事情?似乎更多的是后者。

  亚马逊则在博客文章中,大肆抨击了美国国会的这份调查报告,称改报告是“在自由市场上的误导性干预”。亚马逊的博客文章说:“大型公司并不占主导地位,并且认为成功只能来源于反竞争行为的假设是完全错误的。虽然我们提供了大量相反的证据,但这些谬误仍然成为反垄断监管的核心内容。”

  隐私垄断权力的基本问题就是如果一个公司没有竞争对手,他们可以通过抬高价格使消费者处于不利地位。然而目前似乎不是如此。除了苹果,三星、LG和其他一些公司也会提供同样的手机机型;沃尔玛、Overstock和成千上万的其他在线零售商会反对亚马逊被称为垄断者;TwitterSnapchat、TikTok和其他社交媒体平台都在与Facebook竞争。如果一家公司依然存在竞争对手,并反而通过降低价格使竞争者处于有利地位,那么这还是否叫反垄断行为吗?这是两派各自争论的重点之一。

  但监管部门似乎不这么想,反垄断小组主席David Cicilline用130万分调查文件显示了这些庞大的科技公司在“运用它们的破坏性力量和有害的方式”破坏了竞争和民主制本身的未来。根据在线研究工具Statcounter的数据,谷歌在全球搜索市场的份额已经达到了92%,而根据调查结果,谷歌地图会剽窃商家导航网站Yelp网站上用户评价的数据,这给同行业竞争带来威胁。

  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RBC Capital Markets)认为,这样的监管措施会给未来股价带来担忧,因为谷歌的搜索引擎收入占Alphabet总收入的80%以上,但现在有证据表明谷歌确实在利用其市场主导地位损害竞争对手和消费者的选择。

  按照反垄断小组的想法,最近披露的这份报告将赋予监管机构更多的权力来调查和惩罚这一问题,可能会成为国会可以采取的首批重大行动之一。虽然两党在细节上争论不休,但他们普遍认为,大型科技公司在市场上已经拥有太多权力,政府需要实施更多限制,并需要为审查和监管机构提供更多的资助。

  比贝尔时代更加复杂的舆论走向

  以往,针对大型科技公司的反垄断行动的官司一打就是若干年。1956年,贝尔系统的垄断在经历了长达7年的法律纠纷后,仍然保持完整。对IBM的反垄断行动持续了13年,结果IBM依然坚不可摧。在1998年针对微软的诉讼中,政府认为将应用程序捆绑到微软占主导地位的操作系统中构成了垄断行为。三年后,该诉讼以和解告终。

  今天的科技行业比贝尔系统、IBM或微软的案例时代更加复杂。尽管在2016年总统大选、社交媒体操纵事件和侵犯隐私事件曝光后,公众情绪转向反对大型科技公司,但在疫情期间,美国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依赖科技产品,公众情绪也在逐渐地偏移。

  比如,谷歌高管在周四的一场直播活动试图向消费者诉说“有益”,包括增加了搜索新冠时会跳出信息和语音协助功能。但在内部,相信谷歌也经历着对这种反垄断的三缄其口和自我审查。根据《纽约时报》消息,谷歌现在对电子邮件和公司文件的内容非常谨慎,考虑到其商业交易和战略的反垄断影响。一名前高管表示,在联邦贸易委员会开始调查后,原为巩固其占主导地位的搜索业务而进行的收购,比如2010年收购航班信息公司ITA Software,现在已经不在会议讨论范围内。

  回顾历史,1934年《通信法案》允许贝尔系统维持垄断美国的电信事业达百年之久,以确保普遍服务。今天,批评人士可能会谴责与科技巨头的交易涉及对自由市场的干涉,但这代表着向前迈出了实际的一步——人们至少在广播和电视媒体之后正视了社交媒体崛起对于左右舆论的重大作用。

责任编辑:杨亚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