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上市进程一波三折 游走在金融与科技边缘

  原标题:上市进程一波三折,蚂蚁金服游走在金融与科技边缘,需更加明确市场地位

  记者 | 王立峰

  蚂蚁金服上市再度遭遇挫折。在“遭遇监管调查IPO推迟”消息传出后,另据外媒报道,美国基于“国家安全”的原因,美国正考虑对蚂蚁金服和腾讯公司的数字支付平台出台限制措施。这可能会限制支付宝业务在海外扩张。

  据路透社援引三位直接知情人士消息,中国证券监管机构正在调查金融科技巨头蚂蚁金服350亿美元上市计划中可能存在的利益冲突,从而推迟了这宗可能是全球最大首次公开发行(IPO)的审批。监管层对于蚂蚁金服的调查在于支付宝在基金销售中的角色。蚂蚁金服旗下的支付宝平台,是散户投资者购买投资于蚂蚁金服IPO的五支蚂蚁战略配售基金的唯一第三方渠道。

  对此蚂蚁金服已经做出回应,上市计划与其它A+H股上市一样没有明确的时间表,其上市审批进程取得稳步进展。

  透过这一事件,投资者有机会进一步深刻了解,蚂蚁金服模糊的市场边界,其到底是一家科技企业,还是金融企业?如果是一家科技企业,蚂蚁金服的基金代销实质已经深入金融行业腹地;如果作为一家金融企业,那么支付宝独享基金代销的权利,则可能涉嫌市场不公平竞争,乃至利益输送。

  蚂蚁金服今天对外否认了这一指控。对于是否存在利益冲突,发言人称,相关基金公司、蚂蚁金服均进行了充分的披露。此次参与蚂蚁IPO战略配售的新发基金,在投资决策及销售运作中遵守监管规定,独立运作。作为相关基金销售渠道之一,蚂蚁并不承销自身的上市,基金投资方向由基金经理自行决策,参与蚂蚁金服IPO战略配售最高比例不得超过自身募集资金的10%。

  事实上,从支付宝到蚂蚁金服,从支付工具到金融科技巨擘,从Fintech到Techfin,关于蚂蚁金服身份问题的争论就未曾停止。

  这其中的秘诀正在于其庞大的流量。支付宝App端有超过10亿用户和超过8000万商家(图1),这是全球最顶级的用户流量应用。

  图1 支付宝以及业务规模

蚂蚁上市进程一波三折 游走在金融与科技边缘

  借助这个流量蚂蚁金服可以有效开拓从生活服务到金融业务的广阔场景(图2),前者如餐饮、消费,后者如基金代销、保险理财、花呗借呗等,从而形成明显的用户以及场景的双边网络效应,巩固自身竞争优势。

  图2 支付宝业务场景

蚂蚁上市进程一波三折 游走在金融与科技边缘

  支付宝独家代销战略配售基金是这一场景的又一次路演,这像极了几年前的商业银行存款搬家。凭借流量以及金融科技的支持,支付宝于2013年推出的余额宝,一度触及了商业银行的奶酪——巨额存款。蚂蚁金服借助支付宝的庞大用户群,积极切入财富管理领域。

  这一次基金代销事件同样如此。支付宝独家代销的消息传出后, Wind银行指数以及公募基金最大的银行代销渠道招商银行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跌。

  从余额宝到基金代销等这些事件,蚂蚁金服充分展现了阿里巴巴的基因特质——从不吝啬做小生意。事实上,蚂蚁金服名字也正源于其为个人及小企业服务的承诺。然而,当这些小的生意汇成河流,其依然对传统市场产生巨大的冲击力。

  显然,站在传统商业银行的角度,游走在金融与科技边缘的蚂蚁金服,需要更加明确的市场地位。

  一波三折的上市进程

  蚂蚁金服的上市,一直不是很顺利。早在2014年10月,就开始有市场传言蚂蚁金服准备上市,先后有5次上市传闻,后续均流产。

  2015年2月,蚂蚁金服再次回应即将上市传闻,称暂时没有上市计划。

  2016年8月,蚂蚁金服完成B轮45亿美元融资后,又有消息称蚂蚁金服正谋求上海主板上市。

  2018年6月,蚂蚁金服宣布完成140亿美元的融资,估值高达1500亿美元。

  2020年1月,又有消息蚂蚁金服计划A+H两地同时上市,其上市团队已开始在港接触部分机构投资人,中金以及瑞信实际为蚂蚁金服提供上市前期的服务,并已经做了不少准备工作,再次被官方否认。

  今年5月起,蚂蚁金服改名,并对外开始以“蚂蚁集团”相称,市场又开始猜测,蚂蚁是否是在为上市做准备。

  直到今年7月22日,蚂蚁金服正式宣布,准备科创板和香港联交所两地同步上市,前后历时6年。据多家媒体报道,宣布准备上市的当天晚上,蚂蚁金服位于杭州的整栋大楼充满了财富的欢呼。

  8月24日,蚂蚁金服正式提交IPO招股说明书,并于9月18日正式过会,前后用时25天。

  为了这次上市,蚂蚁金服做出了诸多调整,涵盖人事安排以及业务结构和方向,背后折射与监管的博弈。

  从人事层面来说,马云作为实控人,并不在蚂蚁金服董事会内;2016年彭蕾卸任蚂蚁金服CEO,并交棒给井贤栋;2019年12月,井贤栋卸任CEO出任董事长,并改由胡晓明出任CEO。此外,8月21日,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合伙人彭蕾、首席财务官兼投资部负责人武卫三人退出蚂蚁金服董事。

  业务方面,蚂蚁金服脱下金融外衣,只穿科技。2020年7月,蚂蚁小微金融服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正式变更企业名称,变更后的公司名称为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至少从公司名字上,从蚂蚁金服到蚂蚁集团,代表了科技的进化。

  与此同时,蚂蚁金服旗下的核心产品支付宝的宣传语,从“支付就用支付宝”,变成了“生活好,支付宝”。修改后的宣传语,少了一些进攻色彩,实质透露着与监管的博弈。

  但是,从后面发生的基金代销事件来看,挑战远未结束,这也远非一次更名或者变更宣传语所能解决,比方,更加明确的市场边界。

  即使是具体的业务发展以及场景方面,也面临竞争对手的逼迫。支付业务方面,尽管拥有过半市场份额,腾讯旗下的微信支付(财付通)仍以近40%的支付市场份额占比给支付宝带来巨大的市场压力。

  本地生活方面,据易观此前发布的数据,截至2019年上半年,美团占据52%市场份额,饿了么43.9%;在双方争夺最为激烈的外卖市场方面,据Trustdata统计数据,截至2019年3季度,美团占据66%市场份额,饿了么仅为32%。

  金融领域的开拓上,比方基金代销方面,蚂蚁金服面临传统商业银行的强力狙击,而金融方面的业务进展也最具市场争议性。

  仅靠科技输出实现业绩增长,会是蚂蚁金服初衷吗?

  (文中提及个股仅做举例分析,不做投资建议。)

扫二维码 3分钟开户 紧抓股市暴涨行情! 蚂蚁上市进程一波三折 游走在金融与科技边缘

责任编辑:潘翘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