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虎成讲军工:军民融合,大时代!大机遇!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作家 张虎成

  这个系列我要讲的内容,实际上是非常多的,但力求由浅入深,从面到点,内容是虎哥这几年对军工产业深度学习研究,无数次的不耻下问,加上我们在投资实践中整理出的内部培训教材。虎哥为什么要辛苦的做这个系列的视频?因为经常有人问,你有什么好的投资机会?我可以非常郑重的告诉大家,军工产业就是最好的投资机会之一!

张虎成讲军工:军民融合,大时代!大机遇!

  一:什么是军民融合?

  2015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和解放军代表团在一起交流,第一次明确提出要把军民融合发展上升到国家战略。从此,军民融合就成为一个热词,现在工信部有军民融合推进司,国防科工局有军民融合办,军委战略规划部里有军民融合局,科技委里面有军民融合与成果转化办公室。

  那什么是军民融合?这并不是一个新词,中国古代历史上,那些镇守边疆兵农合一的将士,和平时期搞瓜田李下男耕女织,战争时候,提枪上马冲锋杀敌,保家卫国,这就是军民融合。说到这儿,你是否想起今天的中国还有一个非常特殊的组织,就是扮演这种角色——新疆建设兵团!军民融合从字面理解,非常的简单:代表国防力量的军队体系和代表地方群众的融合,军队和地方由于各自承担不同的目标任务,不同的管理体系,尽管在某些地方也有交际,但都是浅层次的交际,由此导致的最现实也是最大的问题那就是资源的重叠和浪费!比如机场有军用和民用,军用机场民营飞机不得靠近的,民用机场也不会给军机提供起降、加油等服务。在军民未融合的背景下,这类基础设施建设就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人力、物力,这种重复建设就是一种非常大的资源浪费。当然我只是举一个让你好理解的例子,如果你认为这就是军民融合,那可就没有高度了!引用国防大学国防经济研究中心郭瑞鹏研究员的观点:从国家宏观层面来说,“军”指的是国防建设,而“民”指的是经济建设;从中观层面来说,“军”指的是国防和军队建设的某些重要领域,比如说武器装备的研发,军队的人才教育,军队的后勤保障,这个“民”指的是与国防和军队建设紧密相关的那些民用领域,比如说和武器装备科研生产密切相关的领域,就是国家的科技和工业体系的建设,和军队人才培养紧密相关的就是整个国家的教育体系;从微观的层面来说,对企业而言,“军”指的就是军品或者军用市场还有军用资源,“民”指的就是民品、民用资源还有民用市场。

  二、军民融合对于未来发展的重要性

  我说军民融合和你我未来的发展息息相关,你肯定不相信!不过没有关系,虎哥专治各种不服。1991年苏联解体,解体的原因有政治的也有经济的,政治的原因我不想多讲,经济上最直接的原因就是和美国佬搞军事竞赛,被美国佬拖垮了经济。那美国为什么没垮,相反还得到快速的发展?其中之奥妙就在于美国很早就实行了军民融合,大家记得我有一期节目讲IBM,美国上世纪的经济大萧条之后,IBM从一家做磅秤的转型为国际商业机器公司,很长很长时间里,IBM一直都是美国军方和航空航天系统的非常紧密的合作伙伴,IBM就是个民营企业,怎么进入军方体系的?有没有受到甲方也就是军方的歧视呢?没有,美国设计出符合人类发展进步的制度和机制,只要你有好的技术,我就和你合作,由此让民用技术和军用技术之间实现了无缝对接,无缝的转移。先进的民用技术很容易就被军事国防市场采用,先进的军用技术也很容易转化到民用市场。咱们现在坐的飞机,主要就是法国的空客和美国的波音,波音已是世界上最大的民用飞机制造商,也是世界排名前十的军工企业。和平年代,他们的产品就以民用飞机为主,一旦发生战争,飞出来的就是一架架的战斗机,这就是军民融合。反观我们的苏联老大哥,一直走的是僵硬的军民对立的路线,在这种管理体制下,军用技术很难走向民用市场,民用市场的先进技术,也被以保密、国防安全等等看似十分合理的理由,实际上是被这些既得利益或者是思维僵化的人阻挡在军用序列之外。这样的机制和美国人搞军事竞赛,就像炒股,美国人的成本是1块,苏联人的成本是2块,随着时间推移,美国人的成本在不断的降低,而苏联人的成本还在不断提升,你说怎么竞争?其实像波音这样的企业中国也有,比如虎哥老家的湖北第二汽车制造厂,和平年代,它就是生产汽车;一旦发生战争,开出来的就是装甲车坦克。比如高德红外即可以生产普通的红外热像仪,也可以配套空军的机载、导弹还有海军的舰载侦查设备,还有湖南的三一重工,可生产工程机械,也可以研制军用装备,但中国这样的军民融合的企业还是太少了。

  三、军民融合要融合什么?

  第一是融合思想。思想上的融合是最重要的,军队和地方都要有大局意识,关注国家的未来,不能因为各自利益而在融合的过程中打折扣,任何有这类想法的人都是中华民族历史的罪人!

  第二是理念上的融合。融合的过程肯定有困难,有障碍,有分歧,有风险,但必须要以民族大义国家的未来为宗旨,只有目标一致才能建立彼此的信任。在这一点,我们要学习一个国家,虽然在国土上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国,但却是全世界公认的强国,强在什么地方?就是军民融合的理念,军民之间的融合,军用市场作为技术创新的驱动,一旦技术成熟便立刻分享给民用市场,带来经济的红利,这个国家就是以色列。

  第三是技术上的融合。前面说了军用尖端技术转为民用,其实民间也有很多技术可以吸纳转为军用。一方面,军队与市场接触的比较少,很多军工企业固守自封,并未主动了解和吸纳民用已经充分发展的高科技技术;另一方面,中国军队近90年的发展,在技术装备领域有了举世瞩目的成绩,但是要适应现代化的战争,必须借助大数据、人工智能物联网等信息化技术,这类技术在民营企业已经得到了很好的发展,那么将这类技术吸纳转化成军用,就能有效的提升军队的防御和作战能力,从而提升国家整体的国防军事实力。

  第四是市场的融合。我们的国防科研成果的转化率只有15%左右,远远低于西方发达国家的60%左右的水平,目前我们十二大军工集团外部的配套率只有13%。说明什么?行业封闭,竞争不充分,导致市场需求无法得到有效满足。除了国防军事技术,还有教育、社会服务尤其是军方的后勤保障、医疗卫生、住房、供暖供电等等商业服务;还有国防的动员、应急和公共安全,包括海洋的开发、海洋的空间信息,这些领域都可以建立共享和协作的市场机制。

  第五是人才的融合。因为技术、市场最终都是靠人来驱动的。目前中国民营高科技企业的数量已经超过了10万家,专利技术创新占到了每年总成果的70%比例,但是获得“武器装备研发生产许可证”的企业数量,民营企业到目前为止也就是1000家左右,占全国高新技术企业数量的1%。这意味着什么?市场的封闭,导致着我们99%的高新技术企业,这些民营企业并没有参与到国防和军队建设的队伍中来,那么存在着大量的人力资源浪费的情况。

  四、军民融合怎么融合?

  给大家讲一个故事,美国上一任的国防部部长叫阿什顿·卡特,2014年被奥巴马提名为国防部长,他也是一位物理学家。卡特在硅谷起家,所以他对硅谷高新技术的发展非常了解,他上任之后就到硅谷进行一个专题演讲,主题是《重新链接五角大楼》。他认为国防部对硅谷的高新技术已经不是特别了解,现在需要重新链接,如何链接五角大楼呢?他提出了两点举措:第一个举措,国防部每年派出一个团队到硅谷各个企业去任职,任职时间两年,一年时间用来充分了解硅谷的这些商业技术,一年时间把这些先进的技术拿到军队内部来搞实验。美国为了加速它的“民转军”,真是冲到了市场的最前线;第二个举措,国防部出资,给那些有创新想法的中小企业,以资金的支持。

  为什么美国推行军民融合力度如此之大?一句话,能花小钱办大事!举个例子:掌握卫星研发制造技术的有中国航天科技集团的航天五院、八院和中国科学院上海小卫星工程中心。那么研发设计一颗北斗卫星,五院要花费10亿元人民币,因为国有企业嘛!中科院上海小卫星工程中心2亿元人民币就能做出来,这就是竞争!等我们详尽的咨询业内专家后,了解到美国的私营企业1到1.5亿元人民币就能做出来,而且还能有30%的净利润,这就是充分的竞争!

  我们现在提军民融合,主要的思路和理念还在很低的层次,什么“军转民”,就是把军用的技术转民用;“民参军”,就是民营企业、民营资本、民用技术进入军工行业。再看看美国,它的国防部和商务部统计的关键技术需求清单重叠率达到了85%,意味着85%的技术既可以为军所用,也可以为民所用,军民通用。美国早已认识到冷战时期那种“先军后民”、或者是“军转民”、“民参军”这样的发展战略已经完全不能适应新的形势需要了。所以怎么融合?学习借鉴美国、以色列、日本的先进制度和技术;并且同时加快立法,要从政策法规、制度机制、行业标准上来为军民融合战略作保障,明确军队、地方、企业,各方在军民融合中的责任、权利和义务;同时在技术研发上,注重军民技术的通用性,避免资源浪费,国防和军队建设要逐步的对民营企业开放,军队要通过吸纳民用技术完善自身技术体系,军民相互取长补短,融合发展。另外,军民融合的理念也不仅仅是狭义的国防科技,前面已经介绍过,还包括军队的教育,人才的培养,军队的后勤保障,国防的动员,这是要建立一个全要素、多领域、高效益深度融合的格局。

  (本文作者介绍:优选控股创始人;财经视频节目《虎成论金》主讲人;新华社2014中国经济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