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采煤14年获利超百亿 官方通报最新调查进展


非法采煤14年获利超百亿 官方通报最新调查进展

  8月9日下午,青海省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关于媒体报道木里矿区非法开采问题专项调查工作进展情况和下一步工作部署。调查组初步认定涉事企业涉嫌违法违规,梁彦国、李永平两名厅级干部被免职并接受组织调查。涉事企业负责人马少伟已被公安机关依法采取强制措施。

  8月4日,《经济参考报》刊发题为《青海“隐形首富”:祁连山非法采煤获利百亿至今未停》的报道。报道称,在历经两轮中央环保督察和青海省叫停木里煤田矿区内一切开采行为、开展生态环境整治的背景下,一家名为青海省兴青工贸工程集团有限公司的私营企业,在祁连山南麓腹地的木里煤田聚乎更矿区打着修复治理的名义进行掠夺式采挖,14年来涉嫌无证非法采煤2600多万吨,获利超百亿元,兴青公司董事长马少伟号称青海“隐形首富”。

非法采煤14年获利超百亿 官方通报最新调查进展图为: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非法开采后伤痕累累的山体。记者 王文志 摄

  非法采煤对黄河上游源头、青海湖和祁连山水源涵养地局部生态造成破坏。报道当天,青海省成立由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李杰翔任组长的调查组赶赴该矿区现场调查。

  “开膛破肚式”非法采煤触目惊心

  海拔4200米的木里矿区聚乎更煤田,地处青海省天峻县,紧邻祁连山自然保护区,是祁连山赋煤带的资源聚集区,为青海唯一的焦煤资源富集地。木里煤田由四个矿区组成,聚乎更煤田由七块井田组成,聚乎更一井田是其中面积最大、储量最多的井田,焦煤储量近4亿吨,兴青公司非法开采活动集中于此。

非法采煤14年获利超百亿 官方通报最新调查进展图为: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非法开采现场。记者 王文志 摄

  2020年7月下旬,《经济参考报》记者第三次探访聚乎更矿区东南侧的一井田煤矿5号井。兴青公司采煤区内,数台挖掘机和装载机正在紧张作业。满载煤炭、渣土的重型自卸车一辆紧接一辆,沿着矿区简易道路逶迤爬行;回行的空车则一路狂奔,扬起漫天尘土。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目前兴青公司有四个采煤队、120台机械、近300人在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5号井开采作业。

  在兴青公司露天开采现场,放眼望去,“开膛破肚”式采挖形成的巨型凹陷采场,自东南向西北方向蜿蜒5公里,形成一条宽约1公里、深达300米到500米的沟壑,犹如在高原湿地上劈出的一道巨大伤口。开挖剥离出的地下冻土、岩石、煤矸石,在矿坑附近堆起四五十米高的渣山,掩埋了大片草地。

  2019年4月26日,《经济参考报》记者曾以运输车司机身份通过重重盘查,进入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5号井,目睹了兴青公司与上述情景几乎相同的开采场面。

  2019年7月8日,《经济参考报》记者再赴木里聚乎更矿区,在兴青公司矿区驻地门口看到,两个多小时,75辆满载煤炭的重型半挂车从兴青公司采煤区呼啸驶出,每辆车装载至少50吨,源源开往八公里外的木里火车站煤炭货场。

  时隔一年多,兴青公司在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5号井的采掘面,向西北方向快速扩展。记者置身于此看到,远处是碧草如茵的自然湿地、珍珠般洒落的羊群和白雪点缀的山峰,近处则是一片狼藉的煤堆、渣堆和触目惊心的巨坑,对比之下像是绿色的高原草甸被遽然撕裂,黑色煤炭和渣土如伤口处外翻的血肉,令人不忍直视。

  非法开采14年

  两轮中央环保督察期间仍不收手

  据《经济参考报》记者调查,兴青公司于2005年介入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2006年后半年开始煤炭开采,其非法开采活动已持续14年。

  青海木里煤田违法开采、过度开发破坏草原湿地生态环境,曾引起广泛关注。从2014年8月开始,按照青海省委、省政府部署,木里矿区的煤矿全面停产整顿,采取露天采坑边坡治理、渣土复绿等措施修复生态。

  而据知情人士称,2014年8月19日,青海省委、省政府领导带队到木里煤田聚乎更矿区现场办公,指导督办生态修复和环境整治工作。省领导一离开,兴青公司便白天修复整理弃渣,夜间照旧采掘、出煤。自2014年下半年以来,兴青公司打着矿区生态治理修复的旗号,继续实施大规模非法开采,当地人士称之“边修复、边破坏;小修复、大破坏”。

  2017年8月8日至9月8日,中央第七环保督察组对青海省开展环保督察。《经济参考报》记者获得的大量图片、视频资料显示,此期间兴青公司在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的非法开采仍旧热火朝天,停采时间仅一周左右。

  2019年7月14日至8月14日,中央第六环保督察组对青海省开展环保督察。据兴青公司内部人士透露,督察组到天峻县开展下沉督察,兴青公司在聚乎更一井田煤矿的开采停了三天,督察组离开的第二天即恢复开采作业。

  “每逢领导前来视察、检查工作和执法检查,兴青公司就临时停产一两天,并将采煤机械设备全部转移到渣山整形工地,用矿渣堵死通往采煤区的道路。”兴青公司内部知情人士对记者说,经常是白天迎接检查、夜间组织开采,或者上级领导、执法人员前脚刚离开、后脚就恢复生产。

  就聚乎更矿区一井田煤矿非法开采问题,《经济参考报》记者致电马少伟,马少伟表示:“煤矿一直在停产着呢。”

  超6000万吨煤炭资源被白白扔掉

  木里煤田储藏我国稀有煤种优质焦煤,该焦煤发热量通常在6600大卡以上,是不可或缺的炼焦用煤。青海人形容这里的煤炭品质好到“用一张纸都能点燃”。

  按照矿产资源法律法规和煤炭工业技术规范,露天煤矿煤层厚度超过6米的,回采率须达到90%。

  相关煤炭开采专家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为了追求效益尽快最大化,兴青公司开采只吃“白菜心”,仅采特厚煤层这一层,回采率不足15%。

  超过6000万吨煤炭资源被兴青公司白白扔掉,相当于年产300万吨大型矿井的20年产煤量,估值高达360亿元左右。

  脆弱生态被破坏,“痛心疾首”

  就兴青公司“掠夺式、破坏性”开采行为,中国科学院院士、中科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张宏福连呼“痛心疾首”。他说:“木里煤田区域生态极其敏感和脆弱,大规模无序探矿采矿使得成千上万年形成的冻土层被剥离,水源涵养功能减弱或消失殆尽,将使地表大面积发生不可逆转的干旱化。”

  张宏福表示,兴青公司十几年来无科学的施工组织设计和规范施工作业,不仅破坏原有的自然生态系统,而且使优质焦煤、可燃冰等不可再生资源遭受毁灭性破坏,有关部门必须予以彻查。

  最新通报:立案调查,多人被免职

  8月9日下午,青海省召开新闻发布会,发布关于媒体报道木里矿区非法开采问题专项调查工作进展情况和下一步工作部署。青海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滕佳材,省委常委、省政府常务副省长李杰翔,省政府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王正升分别通报相关情况。

  青海省委常委、省政府常务副省长李杰翔:经现场踏查、科技勘查、账目资料审查及公安机关、纪委监委调查,初步认定,涉事企业涉嫌违法违规。目前,公安机关、纪委监委已成立专案组,对涉嫌违法违规行为和涉嫌失职失责等问题立案调查,调查进展情况将及时向社会和媒体公布。  

  青海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委主任滕佳材:经初步调查核实,时任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委常委、常务副州长、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管委会副主任,现任海西州委常委、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党工委常务副书记、管委会常务副主任梁彦国(正厅级),海西州人民政府党组成员、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党工委委员、管委会专职副主任兼木里煤田管理局局长李永平(副厅级),对兴青公司非法开采问题,在监管上失职失责,负有主要领导责任,经省委研究决定,免去梁彦国、李永平两位同志所任职务,接受组织调查。

  同时,省纪委监委研究决定,对负有监管责任的海西州委州政府、柴达木循环经济试验区党工委、管委会和省自然资源厅、省生态环境厅等地区、部门涉嫌失职失责的相关领导干部立案审查调查。

  按照干部管理权限,对海西州有关监管部门和天峻县委县政府及有关部门涉嫌失职失责的问题,海西州纪委监委也同步启动调查核实工作。其中,3名负有责任的领导干部已被海西州委免职,接受组织调查。

  调查中,如发现兴青公司非法开采背后存在官商勾结、权钱交易、利益输送等问题,无论涉及到什么人、什么层级,我们将坚决一查到底、决不姑息。

  青海省政府副省长、省公安厅厅长王正升:青海兴青工贸工程集团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开采,破坏生态环境,公安机关依法已经对马少伟等相关责任人采取强制措施。公安机关将适时公布案件进展情况,接受新闻媒体监督。

  来源:经济参考报、央视新闻客户端、北京青年报

责任编辑:陈修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