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小黄:异度均衡的理论价值(第5期)

  相关阅读:

  朱小黄:异度均衡理论——从均衡理论到异度均衡(第1期)

  朱小黄:异度均衡理论的形成路径(第2期)

  朱小黄:异度均衡的理论框架及内涵(第3期)

  朱小黄:异度均衡的算法及数学模型(第4期)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作家 朱小黄

朱小黄:异度均衡的理论价值(第5期)

  1.异度均衡为评价经济活动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视角

  异度均衡不仅仅是一个分析理论,同时也是一个可以运用到对具体经济活动进行评判的工具。作为经济活动的评价工具时,异度均衡模型主要计量某项经济活动所产生的总收益和总损耗,并通过比较总收益和总损耗之间的关系来对该项经济活动进行评价分析。如果经济活动的收益损耗比在均衡点附近,那么该经济活动是合理的,如果不在就需要进行调整。

  本文根据经济学领域的分类将不同的经济活动划分为宏观层面的经济活动、中观层面的经济活动以及微观层面的经济活动。异度均衡理论可以广泛地运用于对这三个层面的各类经济活动进行评价。限于文章篇幅也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重复,文章无法罗列过多的经济活动实例。因此,为了更有说服力地验证异度均衡的有效性和通用性,后文将分别基于宏观层面、中观层面和微观层面选择3个具有代表性的经济活动实例,通过实际数据将异度均衡理论运用于对不同层面经济活动进行评价分析。

  其中,宏观层面的经济活动,本文将选择中国的“五年规划”,并以“十三五”规划为例,运用异度均衡模型来分析“十三五”期间国家的总收益和总损耗的情况,并通过总收益与总损耗的比值来评估十三五规划以来国家的总体绩效。中观层面的经济活动,本文将选择地方任期公平的问题,研究了地方区域社会总收益和总损耗情况,并通过地方总收益总损耗比值来评估地方政府的决策是否公平合理,同时基于此分析了地方政府官员和企业领导人的任期问题。微观层面的经济活动,本文将选择对高铁项目的效益进行评估。后文将对这三个例子进行详细的计算分析。

  2.异度均衡为解决公平问题提供一个更直观的方法

  前一期的文章中提到,异度均衡理论将未来的收益和损耗纳入当期的经济资源配置分析框架,终于使代际公平的正确观念建立在可实现、可观测的经济学理论基础上,解决了可持续发展理论的底层逻辑问题,这是一项巨大的理论完善和收获。此外,异度均衡理论站在未来看当前,观察当前的角度也因此更为广阔。除了代际公平,异度均衡理论也防范空间上的风险转移,即充分考虑横向空间的机会成本。其中,虹吸效应就是引起空间上机会成本的典型例子。经济学中虹吸效应是指伴随着一定的发展要素,事物间的发展呈现梯度变化,产生的由小向大转移的一种虹吸现象。也就是说,较好的事物会对周围的事物产生强烈的吸引力,进而使其他事物向好事物靠拢的现象。城市发展初期就会产生一定的虹吸效应,中心区域城市在成长期主要靠积聚周边的生产要素发展,周边的城镇或者是中小城镇逐渐向中心城市聚集,带给区域中心各种优质资源。在这之后,中心区域城市不断发展,当其成长为大型城市甚至一线超大型城市时,因为优质医疗、教育、基础设施资源高度聚集,资本充裕。将会从劣势地区吸引人才、投资、人口、信息等等优质资源。对大城市来说,这将会导致竞争力的进一步提高,规模的进一步扩大,而对小城市来说则会陷入恶性循环,经济发展会逐步萎缩。

  一些国家的很多项目及决策都在一定程度上加剧地区的虹吸效应,如修建高铁等。而现有的经济理论在对某些经济活动进行评估时,还停留在账面上的盈亏,没有从空间的维度去考虑其他的社会成本,如虹吸效应造成的地方城市的机会成本,因此对经济活动的评估还不够科学合理。异度均衡理论不仅考虑经济活动本身的收益成本,还从空间维度考虑经济活动在全社会范围内造成的收益损耗,为我们重新审视国家各项经济活动的开展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视角。

  3.异度均衡为经济活动风险提供一种预警机制

  凯文·凯利在《失控》一书中引用了生态学家博格斯关于生态系统均衡的表述,“均衡不仅意味着死亡,它本身就是死亡状态。”笔者认为与其说均衡即死亡,不如说均衡是瞬间即逝的合理,打破均衡即是发展,并且存在一个趋势即拐点,可以预判,可以提前预警。均衡点只是两类事物在某一时刻的状态,变化是绝对现象。在微观上这种相对稳定的均衡,在宏观上就是指某一时期的整体状态。

  预警要提供两个基本信息,一是损耗的总量是否超过了经济主体的承受能力。二是在全部的损耗敞口中,有多少被隐形而实际上无人承担。预警不仅是一种技术,也是一种思维方式,即任何事物的未来都处于不确定性的波动曲线中,在经济上都呈现两侧的价值特点,一方面是收益,另一方面是损耗。犹如硬币的两面。经济管理和囯家治理都应有这样的思维习惯。

  通过对异度均衡点的计算,就可以确定当前的技术与发展等经济活动损耗总量是否超过了收益总量,及其结构性原因,从而预测出未来的趋势和当前经济资源配置或交易行为,投资活动的合理性。在社会经济发展中,总收益不能覆盖总损耗,其比例小于1时如果离均衡点很远,那么预警就成为必要行动。 

  (本文作者介绍:原中信银行行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