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民:未来的科技创新大潮将从根本上改变保险业

  意见领袖丨朱民(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IMF原副总裁)

  本次疫情在急剧地推动科技发展。一方面,疫情改变了人的生活习惯和思维习惯,线上行为变得越来越多;另一方面,科技竞争变得越来越重要,中国必须主导这一潮流。更重要的是,科技创新的大潮会在根本上改变保险业

朱民:未来的科技创新大潮将从根本上改变保险业

  很高兴又来了,很高兴见到大家!在风云动荡、经济下滑、市场波动......这么大的变化中,你们的到场表明你们是成功者,是强者,在此向你们致以真诚的祝贺!这是了不得的事情,因为人在如此复杂的环境下成功,表明你们的能力、能量、素质、人格都不一般。你们的成功为社会注入安全和稳定的因素,因为保险是社会的基石之一,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你们的成功使社会前进,在这个意义上,我代表一个普通的保险消费者,向你们表示感谢!

  去年这个时候,我给大家报告我的观察,强调的是未来我们面临一个巨大的结构性挑战的到来,在这个未来巨大的结构性挑战到来的时候,传统的线性思维方式已经过时了,从过去线性的思维方式预测未来,以经验为基础展望未来的做法过时了,因为未来是如此巨大的一个面,是你没有经历过的东西。

  一年过去了,我没想到这个世界正在发生更大的变化,从人的性格、本性和习惯开始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一年前我的基调是所有的结构性变化对于保险行业是利好。老龄化、服务业上升,挑战是巨大的,空间是巨大的,但是在今天我们看到更大的变化,疫情让经济急剧衰退,市场巨大波动,而且科技正以我们没有想象到的速度和规模走来,它将改变一切。

  从这个意义来说,我觉得今天我们面临的这个世界比我们想象中的更为动态,也比想象中更有挑战,但与此同时也更充满机遇。所以我想借这个机会把我对世界的观察给大家做一个报告,题目是疫情后的世界和中国。所有的经验和过去的成功只有和未来连在一起的时候才是有价值的。没有未来,你的过去一文不值。新冠疫情从根本上改变了世界和人的行为。世界上疫情还在指数级蔓延,全世界疫情的发展会影响全球的经济金融,我们必须怀抱敬畏之心,在今天这个节点上,疫情在全球处于一个很关键的点。这将决定未来。

  所以说在今天看经济的时候,我们需要提一系列新的问题:1、经济不是下跌多少,而是中期复苏的轨迹怎么走?是V、W,还是L?现在是一个缓缓的长波;2、企业进入偿付危机阶段,今后相当长的时间里企业结构的调整,会有很多的企业破产重组,而且产品结构变化,所以说未来生存空间在哪儿?3、我们都关心股市能不能支撑,其实问题不在这里,问题在于央行的货币政策还有多少?4、债务不是对GDP的比重,而是付息成本,利率水平低付息水平也很低,可以借很多债,政策债在现在这个时间已经过了支持市场下滑的阶段,而是转而支持企业。流动性危机已经过了,进入了偿付危机,然后进入绿色和可持续增长阶段,理解这一点对在座的保险从业者特别重要,因为这都是你们的资产。

  2003年非典以后,国家大量的刺激政策,出口增长20%,房地产增长20%,工业增长20%,投资增长20%,唯独没有增长的是消费,人的消费行为变了,所以说今年反弹的同时产业链正在进行重构,从去全球化到去中国化,2000年全球产业链是以美国和德国的产业链为中心,还没有中国,大家可以看到中国是通过中国台湾、韩国和美国连在一起的,仅仅十五年,中国真是了不起!加入WTO之后,世界产生了以德国为中心的产业链,又出现了以中国为中心的亚洲垂直产业链,美国的产业链浓缩成一个北美的半个产业链。我们以后会形成一个以亚洲为中心的产业链。

  股票市场最近反弹强烈,因为经济增长比较好,所以中国有了一个很强的反弹,但是这个反弹遇到了一些新的挑战,就是投资的复苏强于消费复苏,我刚才说了消费还是跌了11.4%,第二产业工业复苏强于第三产业所有的复苏。大中型企业复苏强于中小企业复苏,金融复苏强于实体经济复苏。这是我们下半年和今后面临的主要挑战,政策的导向就会走向消费走向支持中小企业,支持实体经济。

  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看到的最大、最根本的变化是科技,疫情在急剧推动科技的发展。科技创新的大潮正在到来,有三个推动力:1、疫情改变了人们的生活习惯和思维习惯,线上行为变得越来越多;2、科技竞争变得越来越重要,中国必须主导潮流;3、科技正处于发展大潮节点上。这三件事情放在一起,未来科技的大潮会非常厉害,而且会在根本上改变各位所在的保险业,保险业是利润最丰富,而且最有前景的行业。

  疫情改变了物流、在线消费、在线医疗,两亿人远程办公,2.3亿人云上课,在根本上变了,疫情催生了一系列的新生态,盒马、每日优鲜等等,出现了一系列的卫生、公共管理、传媒、房地产等等新的业态,发展得很好。举一些例子,京东物流、百度、瑞联科技、飞猪、抖音,也包括中央电视台。科技方面在大的格局上,正在从4G和智能手机走向5G和云计算,我们走到4G的时候,科技企业的比重上升是很缓慢的,等到5G走上云的时候,发展速度是很快的。未来是属于区块链和工业互联网的,所以说现在是第一个山头,也就是是5G和云,未来我们争的第二个山头,或者说会从根本上改变我们的是物联网、工业互联网和区块链。

  如果把全世界市值前十的公司放在一起,大家可以看到,在二十年前主要是电芯和商场以及药厂,十年前主要是银行,建设银行工商银行,还有资源石油企业,只有微软一家科技公司。今天前十大公司,八家是科技,两家是金融。我们在科技上的差距和空间还是存在的,所以需要赶超。在硬科技发展的时候,整个量子计算都在起来,量子计算、脑机接口等等,一直往上走到AI、5G,现在出现的进口替代,从已经有的东西开始进口替代,逐渐走向高端科技,一些核心企业在进口替代方面做得很好。

  在三股力量下,国家的政策是看到未来、看到科技,所以说这次在推动复苏的同时,强调新经济,新经济是什么?新经济是强调在传统的物流和人流上加上数据流,产生产业流和资金流,最后产生价值。七大领域的新经济、新基建全部是科技。1993年美国发布信息高速公路法案,由此推动了美国互联网行业急剧发展,今天我们要构建一个5G和工业互联网的高速公路,让所有的企业朝这个科技技术发展,寻找机会,得到发展。这就是国家战略,这就是我们的未来。理解这一点特别地重要。

  AI经过五年努力,政府出了三个发展战略,2020年同步世界水平,下一个五年是达到世界领先水平,正在形成规模化应用,我预计五年内可以达到,再下一个五年就是创新理论,基础科研这是很困难的事情,希望下一个五年走好。

  我上次说过人工智能,如果是一个金字塔的话,感知、视觉、听觉,理解、决策基本上智能化了,我们唯一没有智能化的就是认知,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人工智能还是一个黑洞,量子力学通过概率性和关联性给人工智能黑洞提供了一个理论基础,我们现在正在寻求突破。

  人工智能有没有创造力、有没有智慧、会不会顿悟,我们不知道,但人工智能已经提供了无数宽广的前景。1998-2017年人工智能专利申请,中国已经很厉害。全球人工智能企业前二十强,美国八家,中国七家,而且不包括阿里和腾讯,加上阿里和腾讯的话,我们的数字就会超过美国。所以说中国的科技企业现在起来了。

  人工智能是微观的,能不能有宏观的效率,在这个意义上5G给了我很大的启发,因为带宽、速度、零时滞,成为了最好的通信网络和基础设施,所以有了5G以后,物理世界和虚拟世界第一次可以融合在一起,这是一个巨大的变化。我在深圳已经看到在物理世界里面有很多机器人,机器人装机器视觉和感应器,所有机器操作的过程时刻产生大量的数据,数据的感知进入物联网,物联网进入大数据,大数据经过算法,人工智能经过优化,重新回到物理世界,改变和优化物理世界,这个过程正在发生。而最有意思的是整个过程不需要人,机器自动得到数据,不断优化、不断发展、不断改变,然后再不断优化、迭代。这个世界真的变了!5G和人工智能加在一起,这个世界正在从根本上改变。

  在这个意义上国家战略是什么?加快5G基站建设,我们用五年的时间建设360万个基站,占全球4G基站的52.1%,今年开始我们估计可以做到90万个基站,明年和后年都是100万个基站。争取两到三年东部主要城市全部完成5G覆盖,中国现在有6600万的5G使用者,据不完全统计,包括消费者居民和企业,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5G市场。所以说5G的基础设施做好,在这个意义上再做物联网。

  工信部五年前开始布局物联网,今年我们通过IPV6改造,建五个国家级标准节点解析点,建十个跨行业的平台,把所有的重型设备全部连到网上,现在重卡重设备基本上能够做到连接,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把物联网放上去非常重要。这个核心理念是什么?构建一个数据人工智能算法5G和云计算两端,一个核心的信息高速公路,然后再用这个核心的躯干让科技数据、大数据等等这些向大躯干靠拢,支持这个躯干。

  举个例子,这也是一个企业模式,数字化躯干然后把科技拉过来。我觉得保险业的未来是不可改变的。所以说这个格局在现在就产生了几个大的基础设施,第一个是云基础设施,第二个是管基础设施基站,第三个是端基础设施,移动端。基础设施有巨大的规模和巨大的场景。国家抓这个核心就是三个基础设施——管、云、端。疫情后的科技趋势从资源驱动,土地、能源、电力、建筑业等,走向数据驱动,走向算法、算力,走向云基建、管基建、端基建。社交方面,从共享经济走向无接触经济,走向远程办公、服务机器人、在线医疗,这就是疫情推动的巨大的行为和理念变化。

  第三个全球价值链,高度分工全球合作,走向自主创新和进口替代。这个过程中科技会朝着三个方向发展。无接触,对大家的意义很大,现场就医到远程办公,传统物流到无接触配送,我们都在看到这些事情的发生。数字化办公从纯粹的办公,从移动化走向自动化,从自动化走向智能化,这个特别重要。任何的数字生成讨论决策沟通交流都会自动生成在一个业务计划里面,你的销售等等一切行为都会迅速返回。所以说这个系统已经开始,智能化RPA现在已经产生,这又是一个巨大的变化。疫后的人工智能发展,新基建五倍十倍的增长,新需求以及新科技,沿着这三个模块逐渐往前走。

  再说医疗,以前我们看到的都是垂直线化的医疗,比如说预防、机器人看病。疫情第一次在数据上把医疗突破了,平安做了巨大的网上医生医疗系统,这个系统现在了不得,因为把医生病人和支付方连在一起了,这是我们第一次在数据上把这三者连在一起。这个医疗系统构成就根本改变了,现在医疗场景是一个病人可以网上挂号、问诊、开方、审方、支付、医院取药,取完药以后由同城配送到病人家里,所有的过程全部可以在网上完成,这是我们第一次在疫情中发现了一个新模式,这个模式现在刚刚开始,但生命力是无限的,人人都需要保险介入医疗领域。这个世界真的变了。所以医疗不再是以前单向做癌症检查,在预防、医疗诊断、医院的运营和营销领域几乎是空白,而是走向整合运营以及今后全社会的医疗支付保险系统。

  中国说要强调政府治理、数字化,这和保险又有很大关系。政府治理的核心是什么?是社区治理,我是第一次在这里看到了一个新的社区治理,这个社区治理是四合一,在管理方、园区和住户的基础上加了两个模块,一个是政府医疗监管;二是商家,我看到了社区,看到了物业服务可以把商家引进来了。这四个模块一做,社区的数字化治理、政府的数字化治理起来了,这又是一个巨大场景,保险一定是其中最重要的一块。

  我曾经和一个地产大佬说,物业公司的估值一定超过公司的估值,因为有流量有产品,这是一个全新模式。我在物业上从来没见过这个模式。现在我们把物业提高到了国家治理能力的待遇。这个世界变了。所以说国家战略的核心是什么?国家战略的核心是数字化的基础设施,所以我们现在每人每个月的数字流量,今天中国GDP已经超过了发达国家90%左右,十年以后会超过十倍,数字化和人的数字流量上升,同时囊括物联网。今天中国的物联网和发达国家基本持平,十年以后中国的物联网预计比发达国家高一倍,所有的东西连起来,就是最根本的核心理念,然后企业去找机会,中国从制造中心走向创造中心。这就是核心的国家战略。

  我从来没看过疫情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对人的行为、人的心理、社会经济和社会结构造成如此巨大的冲击,而恰恰又遇到了科技的浪潮,恰恰又遇到了科技摩擦,在这方面所有的一切都在发生根本的变化。这也会在根本上改变保险业。祝愿你们成为未来的赢家。谢谢!

  8月7日,由《中国银行保险报》主办,上海鼎翊国际保险节协办的中国寿险百人峰会在上海举办,在上午的会议议程中,中国人民银行原副行长、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全球副总裁朱民发表了题为《“危”·“机”与未知面对》的开幕演讲。

  (本文作者介绍: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 IMF原副总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