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幸明年有望实现盈利 陆正耀会回来吗?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作家 姜伯静

  王维的《送别》说:“春草明年绿,王孙归不归。”

  如今夏天将逝,这里,我想把这几句诗改动一下送给陆正耀:“夏花明年盛,王孙莫再归!”陆正耀,走好不送!

瑞幸明年有望实现盈利 陆正耀会回来吗?

  之所以又谈起陆正耀,是因为久未有消息的瑞幸咖啡,日前突然爆出可能会盈利的传闻。

  有几家媒体报道,称瑞幸咖啡有望明年实现整体盈利。报道说,瑞幸咖啡7月份已经实现整体盈亏平衡,“有数据显示,在全国近九成门店开业的情况下,瑞幸每天现金收入稳定在1300万元左右,新开张门店单店收入同比增长逾10%。”

  我不敢确定这是不是一篇“宣传”稿件,但是,如果瑞幸在来年真的实现盈利,那么,其带来的冲击波会不会让瑞幸更加热闹呢?

  一个盈利的瑞幸,想必会吸引更多的注意。说不定,会有新的买家关注。而目前看,针对瑞幸的处罚还没有真正开始,一旦处罚落地,瑞幸会怎么样?

  在之前,瑞幸内部的“宫斗”可谓一波三折,陆正耀势力已经有逐渐淡出瑞幸董事会的趋势。可如果瑞幸的业绩一路看好,那么陆正耀会甘心这样被踢出去吗?之前已经占据主动的反对势力,自然也不会轻易允许陆正耀回来。

  陆正耀会回来吗?想起“方其盛也”,各种耀眼的光环都被戴在了他的头上;而如今,那些头衔和赞誉都离他远去。那些光环的失落,代表着陆正耀正和我们告别。

  尽管瑞幸咖啡可能会有业绩翻身的空间,但在我们这个时空,陆正耀已经不可能回来了!

  想一想曾经的陆正耀,看一看今天的陆正耀,让人唏嘘不已!

  第一,曾经越挫越勇的“租车狂人”,如今陷于山穷水尽!

  “租车狂人”,这是陆正耀当年的绰号。只是,当年的“租车狂人”愈挫愈勇,而今却车到山穷水尽之时!

  陆正耀,以“车”起步:从当年中国版的AAA——UAA,到后来的神州租车,一度风头无两。

  可是十几年之后的今天,陆正耀行驶的的“公路”已经看不到远方。

  经过多番周折,终于有人接手神州租车。

  8月3日,神州租车发布公告:“神州优车告知董事会,中国证监会已完成神州优车调查。根据神州优车调查结果及相关法律法规,中国证监会拟对神州优车及其若干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层进行处罚。”

  8月5日,神州优车发布公告,拟以每股 3.1 港币的价格向江西省井冈山北汽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或其指定第三方转让其所持参股公司神州租车有限公司的不超过 442,656,855 股股份,转让对价为最多 1,372,236,250.50 港币。本次转让所得价款将优先用于偿还公司相应的股份质押借款。本次交易完成后,神州优车将不再持有神州租车股份。

  于是,神州租车,与陆正耀再无瓜葛。

  从当年的轨迹看,陆正耀的租车之路并无过错;时至今日,神州租车虽然业绩堪忧,但某些方面依然可圈可点。只可惜,陆正耀的做法未免过于着急了一些。

  第二,曾经怀揣造车之梦,如今梦想时分,一地鸡毛!

  由租车发轫,走向辉煌,陆正耀对此并不满足,更想去造车。

  造车的这个目标,就是“起死回生”的宝沃汽车。

  那几年,中国汽车有几个“复活”老品牌的先例,所以“宝沃”这个不算古老的品牌“复生”并不让人奇怪。

  尽管神州系从福田手中接过宝沃的目的,直到今天还有议论;但我毫不怀疑陆正耀有过造车的梦想,毕竟曾经有过那么多人做过这个梦。只是,接手宝沃显然让福田汽车压力大减,对福田更加有利。用福田汽车6月17日公告中的话讲:“重组后对公司商用车生产经营基本无影响,且各职能能力中心能够将精力集中到商用车,赋能商用车,北京宝沃出表后降低了公司的资产负债率,缓解了公司的资金压力。”

  只是,他们之间的“债务问题”,至今还是一笔糊涂账目。

  在转换门庭之后,宝沃的经营状况曾经一度依靠神州租车,这也许是陆正耀的“如意算盘”。但“单一”的依靠显然行不通,如今的宝沃,只能用“惨不忍睹”来形容。

  而2020 年 7 月 31 日,神州优车发布公告称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出具的《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案,已由中国证监会调查完毕。中国证监会拟决定对神州优车给予警告,并处以五十万元的罚款;对陆正耀给予警告,并处以二十万元的罚款;对陈良芸、王培强、李晓耕给予警告,并分别处以十万元的罚款;对亓琳给予警告,并处以五万元的罚款。

  这次处罚源于神州优车收购宝沃汽车67%股权,没有在2019年一季报和半年报中披露,涉嫌信息披露违法。

  而随着北汽接手神州租车,宝沃的命运又一次难以预料。

  陆正耀的造车梦,如今是一地鸡毛!

  第三,曾经是下一盘大旗的闽商国手,当下面临满盘皆输的局面!

  曾几何时,有人说陆正耀正在下一盘大旗。那架势,似乎隐约有闽商国手的赞誉。

  的确,陆正耀的布局非常不错。从租车跨越到新零售咖啡企业,一度打造三大上市平台。即便是到离开瑞幸的时候,陆正耀以退为进,依然在瑞幸董事会留下了两颗“棋子”,备有后手。甚至,神州租车的转手,也让我们浮想联翩。

  正如我在文章开头所言,瑞幸咖啡还有希望,尽管目前还没有出现力度很大的处罚。可以预见,品牌的影响力足以让瑞幸不至于很困难。

  所以,对于陆正耀来说,在瑞幸保有影响力,不失为一个重要且正确的选择。

  但是,陆正耀在瑞幸的这两颗“棋子”也辞职了。8月3日晚,瑞幸咖啡发布公告,宣布收到董事Jie Yang(杨杰)与Ying Zeng(曾英)的辞呈,决定立即生效。

  而真正的对决,应该是9月份的瑞幸特别股东大会。

  神州租车股权转手,宝沃汽车梦想破碎,瑞幸咖啡影响力难保,陆正耀,还有翻盘的机会吗?

  总之,过去的光环不再,真正的处罚还没有到来,用“不再是曾经的那个少年”来形容未免有些老套,只能对陆正耀说:夏花明年盛,王孙莫再归!

  (本文作者介绍:专栏作者,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最佳新闻评论奖得主,iDoNews 签约专栏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