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汉堂PET追踪每周疫情经济:发展中国家资金流入腰斩

  文/新浪财经意见领袖专栏机构 罗汉堂

   罗汉堂基于全球公开可得的大数据,开发了“全球疫情经济追踪体系”(Global Pandemic Economy Tracker,简称PET),并由新浪财经中文独家首发!

  全球疫情累计确诊突破2000万,印度增速最快

罗汉堂PET追踪每周疫情经济:发展中国家资金流入腰斩

  截至8月10日,官方估计全球新冠确诊人数达到2000万,死亡人数接近74万;自6月下旬第一个1000万以来,仅仅过去不到一个半月。过去三周以来,全球每日新增确诊大约为25万,死亡人数约5000人;美国、巴西和印度三个国家的确诊人数分别突破了500万、300万、和200万,印度已经连续多日成为新增病例最多的国家,并有望在9月份超越巴西。南亚、东南亚、东欧和南非以外的撒哈拉以南非洲是当前病例增长最快的地区。

  罗汉堂的全球疫情经济追踪体系(PET)显示,截至8月7日,在132个被追踪的经济体中,进入恢复期的为76个,比上周增加3个,55个国家仍处于应对或低谷期,比上周减少5个。恢复期国家中确诊病例显著增加趋势仍然比较明显,预示着更多恢复期国家有可能在近期因为疫情反复退回到低谷期,全球处于低谷期国家的经济总量仍高于恢复期国家。

罗汉堂PET追踪每周疫情经济:发展中国家资金流入腰斩

  疫情的反弹影响了部分恢复期的国家,其总体经济活跃度下降了近0.5个百分点。分地区看,亚洲除东亚以外的其他地区以及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经济活跃度下降最为显著。

  资金流入腰斩,发展中国家应对疫情经济举步维艰

  发展中国家除了医疗资源匮乏,基础设施落后,普遍面临着资金匮乏、债务高悬的问题。早在3月份,罗汉堂的三位学术委员就联合众多学者一起呼吁G20国家降低发展中国家地债务,过去几个月来,这一方面已经有了可喜的进展。但是,同期原本潜在流入这些国家的资金降幅严重,这里主要来自三个方面,外国直接投资(FDI)、国际汇款和官方发展援助(ODA)。

罗汉堂PET追踪每周疫情经济:发展中国家资金流入腰斩

  外国直接投资(FDI)

  联合国贸发会议(UNCTAD)《 2020年世界投资报告》预计2020年全球贸易将下降20%,外国直接投资降幅可能高达40%,并将在2021年持续下去,这意味着全球FDI流量将达到过去二十年来的最低水平。

  分地区看,亚洲是世界上最大的外国直接投资接受地区,2019年FDI流入下降了5%,至4,740亿美元,但仍占全球流入量的30%以上。但新冠危机中的封锁和工厂停工严重影响了亚洲的供应链和生产,预计2020年在经济衰退的影响下,对亚洲发展中经济体的外国直接投资将下降多达45%,但不排除少数率先回复的国家(例如越南)能获得较小的投资增幅。

  非洲在2019年就已经面临直接投资下降的问题,流入量下降了10%至450亿美元。在新冠疫情和大宗商品特别是石油价格低迷的双重冲击下,对非洲的外国直接投资下降趋势加剧。UNCTAD预测,2020年流向非洲的外国直接投资预计将收缩25%至40%。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2019年FDI增长10%达到1,640亿美元。但新冠疫情加剧了该地区政治和社会动荡,加上经济和债务的结构性劣势,该地区的经济陷入严重衰退,对外国投资的吸力大幅降低,UNCTAD预测2020年流向拉丁美洲的投资预计将从去年的1640亿美元减少一半。

  国外汇款

  向发展中国家汇款一方面是众多移民家庭最重要的收入来源,在许多低收入国家是支持宏观经济稳定的大量资金流入。全球范围内,2019年汇款总额达到7140亿美元,首次超过外国直接投资(FDI),接近全球GDP的1%。至少有60个中低收入国家的汇款占GDP的5%以上。印度是最大的汇款接收国,金额达830亿美元;尼泊尔、塔吉克斯坦等低收入国家汇款占GDP的比例高达30%以上。

  疫情对旅行、贸易和经济活动前所未有的限制使得很多国家都处于全职工作和工作限制的状态,,导致了发往发展中国家的汇款急剧下降。移民工人及其家庭,其中许多人依赖从国外汇出的汇款,预计将遭受严重打击。世界银行估计流向最中、低收入国家的汇款将减少近20%(约1,100亿美元)。

  移民原本是低收入国家居民应对经济周期中困难时期的适应手段,但据估计有75%的移民在疫情到目前最严重的一些国家和地区工作,这将扩大问题的经济影响。例如一些海湾国家的潜在经济衰退有可能引发来自中东,北非和东南亚的移民劳动力外流,加剧这些低收入国家的失业,给其脆弱的公共卫生系统增加更大压力,甚至有可能加剧难民危机。因此,在一些欧洲国家,学者呼吁为移民工人提供更多支持,同时建议减低汇款费用。世界银行也敦促各国为移民建立更有效的社会保护体系。

  国际发展援助

  经合组织国家是全球国际发展援助的主要捐赠国,过去20年来这一资金来源提升了约150%。但新冠危机中捐助国自身的严重经济衰退和公共财政状况恶化不可避免地导致了援助支出的减少。本周英国政府宣布,由于冠状病毒危机的经济影响,英国今年将削减全球援助预算29亿英镑;预计2020年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低收入国家,从捐助国获得的总援助减少约250至300亿美元。总体而言,这将使发展中国家在未来两年内损失相当于其当前每年发展支出的10%。

  全球新冠确诊病例的第一个1000万主要来自北方国家,第二个1000万中,来自发展中国家的比例已经超过发达经济体,可以预见到的是第三个1000万中的更大部分将来自于发展中国家。尽管世界银行等国家多边机已经承诺在2020财年大幅增加对发展中国家的资金投入,达到十年来的最高水平,但和总量可能约4000亿美元的各类海外资金流入降幅相比仍存在巨大的缺口。这会进一步放大这些国家经济衰退的影响,并将在未来几十年产生后果,严重影响全球可持续发展议程。在应对疫情的进程中,进一步帮助维持和提高发展中国家的资金流动性刻不容缓。

  (本文作者介绍:罗汉堂于2018年6月26日在杭州成立,是由阿里巴巴倡议,并由社会科学领域全球顶尖学者共同发起的开放型研究机构。罗汉堂首批学术委员会委员以经济学家为主,包括7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汉堂将携手更多的全球社会科学家和实践者,研究数字技术对经济和社会的影响,深刻理解并主动参与这一变革。罗汉堂的研究服务全社会,应对最重要的全球挑战,并着眼于人类社会的长期发展。)